更多更新请关注:开花de潘。

《夜阑》读后感

开花de潘:

长评!还是夜阑的长评!
开心得合不拢腿。
这个文前后磨了将近半年,有人喜欢它,觉得好幸福。
但是为什么是小号呢\(//∇//)\
好像在春夜里饱食遨游,被戴着眼罩的人抱住亲了一口。
好、好兴奋啊……!


小号whatever:



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
我是个挺俗的读者,我热爱小说的原因不过是它让我体验到了许多不同的人生。作为一个体验派的读者,大概是做不到像评论大手一样洋洋洒洒高瞻远瞩。
所以我只能把自己阅读中多的快溢出的动容一一罗列,多少向我亲爱的作者传达我的感激。
听同事说过一个事,豆瓣上的文青向人表白曾有人用过: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你是我的铁马,也是我的冰河。”当时觉得好笑,铁马冰河,那是战场,是鲜血,是洗不脱除不尽的血气,风花雪月配不上这句诗。
直到米糕老师给我这狠狠地一巴掌。
有一种梦境,有一种爱,他从头就不是风花雪月,他是战场,是铁血,是厚重皮囊下连着血肉跳动的两颗心。
米糕老师笔下的阿诚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单纯。一个污泥里爬出的孩子,满身都是洗不去的灰尘,唯有两颗眼睛,像是天上的星星,闪动着清澈的光。
作为一个纠结的体验派,我会无数遍的想象在他们的初夜,在他看到大哥疲惫的放弃时,那句脱口而出的“什么都不是”中到底都蕴藏了什么。
到最后我模糊地感觉到,大概什么都藏住了,又什么都没藏住。
那是一种直觉化的表露,就像我阅读时心中装满的情绪,一瞬间倾泻而出时反而什么都没有了。
不过是心里眼里满满都是你。
这种单纯执拗的注视贯穿始终。于是阿诚的形象明明全篇都那么跳跃灵动,在我心里的印记却是沉默温柔。他倾注了一切,而这份倾注就是他本身。
没有人能像阿诚这样爱。
而他注视的对象,是明楼。
明楼,明楼。
每次念到这个名字,心总是忍不住颤一颤。
神奇吧,一个虚构的名字,一个缥缈的形象,居然也能有这样的能量。
他是阿诚的铁马,是阿诚的冰河。他固执而沉默,坚守着一道墙,即使再疲惫也也绝不放弃。
绝不。
可他完全不是学究,无趣大概是离他最远的形容词。明楼是社交圈的宠儿,是个在光怪陆离的长袖善舞的弄潮儿。他的疲惫是他最沉重的盔甲,在他的内里是那样的沸腾火热。
生活,生活,若是不活,何谈生存。
所以他大概是厌倦自己的。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一个抱有大爱的人,虚伪会成为他难忍的负累。他想念赤诚,期盼平等,他是多么想要挣脱一切,偏偏这束缚本就是自己的选择。
他并不苦痛,只是偶尔也会难过。
我大概无法形容我对明楼的感情,所以我只能感激还有阿诚替我爱他。
大概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黑暗中的一支舞。这支舞前后跳了两次,第一次是初夜之后的交缠,第二次是压抑之后的释放。每一次都是静默缠绵,可每一次的感受天差地别。我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一支舞,米糕老师对语言的得心应手已经让我再找不到更贴切的词语,我只是想让那一刻久一点,再久一点…
大哥躺倒在大姐的床上,用一个最亲最亲的弟弟的姿势,去寻找他也许强迫自己拒绝已久的安宁。而阿诚贴到了他的怀里,作为一个弟弟,一个爱人,一位同志,一个卫士。前胸贴着后背,最亲密最无隙的姿势。
阿诚说,我梦到你了,我必须告诉你。
那一刻,潸然泪下。

最后是说给米糕老师听的。您是我心中不可取代的一位作者,犀利简练的语言,绘制了一出瑰丽永恒的梦境。看您的文字每每心中波澜壮阔,风起云涌,过后却发现吐不出字句向你表白,只能拍着桌子憋红了眼。
您的文字风趣幽默,如刀锋般直入人心,可永远不喧宾夺主。每一个形象都是无与伦比的可爱迷人,他们不是作者的玩物,而是鲜活悦动的生命。
希望您能一直写下去>_<


评论
热度(29)
  1. 开花de潘开花de潘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日以继夜
  2. 开花de潘小号whatever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长评!还是夜阑的长评!开心得合不拢腿。这个文前后磨了将近半年,有人喜欢它,觉得好幸福。但是为什么是小

© 日以继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